打开
关闭
随梦小说网 > 盛世清欢:双面王爷独宠妃 > 第593章 终章

第593章 终章

盛世清欢:双面王爷独宠妃 | 作者:苏小火 | 更新时间:2019-08-01 18:51: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桃运大相师豪门第一宠:大叔,求放过极品全能高手徒弟个个想造反清穿之十福晋她又忽悠人万界种田系统王妃貌美她还凶霸天龙帝超级桃花运绝世武魂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Ceriah.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第593章 终章

  下决定几乎是在瞬间的事情,所以下了决定之后,慕染柒便挣扎着站了起来。

  她和君临月搀扶着站稳身子,目光落在了不远处同样因为重压而坐在地上的慕禹舒身上。

  素来清润儒雅的慕禹舒此刻也如同常人一般被威压压制着坐在地上,他面色苍白,还带着些许薄汗,看着染上了几分的狼狈。

  不过他容貌出色,气质超人,所以哪怕同样是狼狈的状态,他就比旁人要多上几分的清润。

  见慕染柒看向他,慕禹舒勉强自己扬起一抹笑容来,想要开口安抚她。

  慕染柒微微摇头,张开嘴无声的说了一句话。

  爹,好好照顾自己,我不会有事。

  慕染柒没有等他回话,便和君临月相互扶持着往外走。

  慕染柒很清楚,眼下这种情况,凌越和白少邪两人的争斗最有可能牵扯到的就是她。

  毕竟她是蛊门正儿八经的第二任掌门,从方才两人的对话来看,两人对她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

  这种时候,和她扯上关系才是最危险的,反倒留在现场的不管是皇上、皇后还是太子,都是普通人,白少邪和凌越和他们没有牵扯和纠葛,不会针对他们。

  要知道,慕禹舒虽然权倾朝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在两人的面前却是不够看的,除了送命,没有半点用处。

  如果必须死人的话,慕染柒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想多拖着一个疼爱她的爹爹。

  至于君临月,如果可以,她也不想牵扯他,但是就他的性子,她却明白,他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放弃她。

  有人陪着生不离死不弃,她的人生也算是圆满了。

  之前还叫着要慕染柒和君临月带着一起走的皇上这时候也消停了,默默的看着两人艰难的朝着园子门口而去。

  皇上不傻,自然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慕染柒和君临月也没空搭理他。

  在两人艰难的往门口挪时,半空中也是爆发出了耀眼的光线。

  白少邪和凌越的身影暴露出来,凌越的身形从光影中猛然后退。

  凌越的嘴角上挂着一丝鲜血,白少邪却是依旧长身玉立,衣袂迎风而动,衬着帅气邪肆的面庞,端地一副仙人之姿。

  “想不到你的修为竟然已经这么高了。”凌越抹了一把嘴角上的血液,冷冷的开口。

  “我修为如何,不用你操心。你只需知道,今天你跑不了了便足够。”白少邪淡淡的应了一声,手上掐诀,冲着凌越冲去。

  凌越毫不示弱,眼神凌厉的迎了上去。

  刺眼的光芒再度爆发。

  白少邪的声音悠然传来:“凌越,你自己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我不伤你,你若负隅顽抗,缺胳膊少腿了,可别怨我。”

  凌越气得快吐血了,厉声道:“有本事就要了我的命,否则就别说大话。”

  凌越素来要强,要他承认不如白少邪,对他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白少邪用事实告诉了他什么叫惨痛。

  “啊”的一声惨叫过后,凌越身上顿时鲜血飞溅,双臂齐齐断开,成了个无臂之人。

  “白少邪,你敢断我双臂。”凌越冲着白少邪厉声大喝。

  白少邪面色讥讽,淡淡道:“为什么不敢?你这个叛徒,带回门派后等待你的是什么刑罚你会不知?断你双臂都是便宜你了。”

  蛊门叛徒,本身便是该死的存在,所以只要留他一条性命回去,便以足够,四肢是否健全,白少邪倒是真的不在意。

  凌越听闻刑罚二字,脸色顿时生寒。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蛊门的刑罚是何等的残酷。

  他离开蛊门,本身就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蛊门的刑罚过于残酷,所以想想他受刑的场面,凌越便不由得遍体生寒。

  他宁愿死,都不愿意回去受罚。

  目光四下移动,想要找到逃生的道路。

  却发现四周皆被白少邪封得死死的,压根没有逃离的空间。

  也是在这个时候,已经走到门口的慕染柒和君临月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算要死,他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凌越心下一狠,已然下了决定。

  “凌越,你不用做无谓的挣扎了,凭你还逃不出我的手心。”白少邪看着凌越的目光不住的变化着,冷淡的开口。

  他这些年来精尽了不少,一个凌越他是真的不看在眼中,更别说如今的凌越还让他给断了双臂。

  白少邪的话对凌越来说无异于羞辱,他面色暴怒的冲着白少邪吼道:“白少邪,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抓回去的,你会后悔的!我就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说着,凌越面色狰狞的朝着白少邪冲去。

  他全身上下涌动着暴戾的气息,不断的鼓噪狂肆着,似乎要和白少邪同归于尽!

  哪怕镇定沉稳如白少邪,面色也是不由得大变。

  他调动灵力护着自身,身形猛然后退。

  “凌越你疯了,你这样是想魂飞魄散不入轮回吗?”白少邪低喝。

  “对,我就是疯了,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凌越疯狂的大喝着,却是忽然一个折身,朝着慕染柒和君临月冲去。

  “白少邪,你们不是执迷不悟,心心念念要找到传承者,要她做第二任掌门吗?我不会让你们满足的,我要毁了她,毁了蛊门的希望。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越疯狂的大笑让正在后退的白少邪猛然停住了身子,看着凌越朝着慕染柒和君临月冲去,瞳孔顿时紧缩成一团。

  “凌越你敢……”白少邪怒斥一声,不再后退,反身朝着凌越冲去。

  然而他离得太远了,他动作刚起,那边凌越已经冲到了慕染柒的面前。

  “哈哈哈,我都已经自爆了,为什么不敢?凌越,我要断了整个蛊门的希望,让蛊门落寞,让蛊门断绝传承!”凌越癫狂的大笑在空气中回荡。

  于此同时,慕染柒和君临月就在凌越的身前。

  凌越自爆的举动可以说是毫无预兆的,不单单是白少邪,就连慕染柒都认为他是要和白少邪殊死一搏。

  慕染柒怎么都没想到,凌越会冲着她来,所以当凌越冲到她的面前时,慕染柒只能瞪大眼睛,完全无法反应过来。

  反倒是君临月,因为一直防备着,眼见无法阻止慕染柒,他调动全身的内力和已经转化成的灵力,用尽全力将慕染柒给甩了出去。

  慕染柒被甩飞,整个人都是懵的,她死死的盯着君临月,震惊到失语。

  眼睁睁的看着君临月的嘴巴张合着和她说话,然后又看着因为凌越自爆而产生的巨大灵力波动将君临月的身子给吞噬,眼睁睁的看着刚刚还和她双手紧握,十指紧扣,生死相守的人被光圈吞没,最终好像被人从世间抹去一般,一点一点的消散在空气之中。

  凌越自爆的地方,成了一个黑乎乎的空洞,空间像是生生被打破了一般,无法闭合。

  慕染柒呆滞的坐在地上沉默着,然后疯了似的朝着黑洞处扑去。

  白少邪在这个时候赶到,他忙抓住慕染柒的手:“你疯了,那是凌越自爆后产生的空间黑洞,你如果碰到,也会被割裂成碎片的!”

  “放开我,阿临在那儿,我要去救他,我要救他。”慕染柒奋力挣扎着,想要甩开白少邪的手。

  “他已经死了,被凌越自爆的威力炸成了尘埃,渣渣都不剩了,你过去除了送死没有任何的用处。”白少邪冷漠的说着。

  “不,你骗我,你骗我。”慕染柒摇头,不肯接受白少邪的说法。

  如果不是因为慕染柒是蛊门的第二任掌门,白少邪发誓他理都不会想理一下这种闲事。

  不过谁让慕染柒就是传承者,就是蛊门的第二任掌门呢?所以他拉着慕染柒的手不动如山。

  “你是蛊门的传承者,我不会让你去送死的。”

  白少邪的修为太高,慕染柒的挣扎对他来说没有半点用处。

  于是,方才被自爆威力炸开的黑洞缓缓合上,最后变成了一片白茫茫的空气,再找不到半点凌越和君临月的影子。

  “不……”慕染柒看着君临月消失的那处,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

  皇宫之中发生的事情,民间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内情,但是因为当天爆发的威势太强,半空中交战的光芒太过璀璨,而诱发了种种的猜测。

  有人说,是因为冀国大盛,天上下来了仙人赏赐冀国。

  有人说,是因为有人企图谋反,而导致了宫内战乱。

  也有人说,是因为达国使臣才弄出来的这般动静。

  总之,零零总总,不一而足。

  直到后来,皇宫之中张贴了皇榜出来,直言太子和皇后与达国使臣共同谋反,其罪当诛,冀国和达国永不言和,太子、皇后还有达国太子赵弦一行人共同被处死,所有涉案人员一律从重处罚,百姓们这才知道宫中到底发生了何事。

  一时间,铺天盖地的议论在京城之中发酵。

  同时,也因为达国太子赵弦和公主赵可欣等人死在了冀国之中,两国边境再度爆发出了战火。

  一时间,两国热闹了起来。

  当然,这些喧嚣,和慕染柒都没有关系。

  那天痛苦到昏迷之后,慕染柒足足失去知觉三天才苏醒。

  苏醒之后,她不言不语。

  随后,她在第五日的夜里去慕禹舒的院子里找了他。

  父女两个一夜长谈,第二天,天刚擦亮,慕染柒便背着简单的行囊离开了丞相府。

  天色烟青,淡淡的凉意笼罩在慕染柒的身上,她走在并没有完全大亮的天色下,神情寡淡又平静。

  走着走着,她忽然停下脚步,看向身后不远处的人,面色冷漠。

  “别跟着我。”慕染柒开口,声音含着冷意和沙哑,眼中有疏离,也有浅浅的杀意。

  跟着她的人不是旁人,而是白少邪。

  有时候慕染柒在想,如果那天不是白少邪拉住她,哪怕她救不了君临月,跟着他一块儿去死也好。

  直到现在,当时他张嘴无声吐露的话语还在她的眼前浮现。

  他说:好好活下去,我爱你。

  那样一个情绪不喜外露的人,第一次分明的表达他的感情,却最终成为了永恒。

  她对他的记忆,永远的定格在了他说他爱她的那一刻。

  明明无声,却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底深处。

  无时无刻,不在想起。

  白少邪道:“他已经死了,你就算痛苦也无济于事。你跟我回蛊门吧,好好修炼,得以长生才是正经。”

  白少邪想,谁不喜欢长生不老啊。

  可偏偏,慕染柒的回答让他困惑了。

  “长生不老有什么用?让我日日夜夜锥心刺骨吗?”慕染柒冷笑着反问。

  白少邪顿时无言以对。

  慕染柒却不再搭理他,转身继续往前走。

  她会努力修炼,会努力长生不老的,可却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那渺茫的,微弱的,能够复生他的希望。

  哪怕再渺小,也要尝试。

  她母亲是神界公主,父亲是魔界魔子,她拥有得天独厚最尊贵的血脉,宇宙神秘浩瀚,各个世界秘法无数,老鬼能让她重塑时光而回,她相信她也能够找到让君临月死而复生的方法。

  这个过程哪怕再苦再痛,她都不会放弃。

  她的余生,将以此为志,生命不休,意念不止。

  白少邪看着慕染柒的背影不住摇头,有种她不可理喻的感觉。

  但是偏偏慕染柒是蛊门的传承者,他又不得不跟着。

  总是要找机会将人给带回去的。

  于是,从此在各大世界和星域之中,便多出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孜孜不倦的在各个环宇之中辗转,只为了那个已经不存在的人能够再次降临在这世上,不死……不休!

  本卷完

  本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精灵之全球游戏化我的丹田有黑洞庶女眉间不点砂快穿之余生有幸穿越成为大妖王之颛顼棋盘战疫之守护我的城影帝的喵系萌妻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大明不可能这么富灵魂订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