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随梦小说网 > 冷暮七月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千佛寺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千佛寺

冷暮七月 | 作者:暮灼夭 | 更新时间:2019-11-30 04:51:0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剑来第一序列混在后宫假太监超神机械师当医生开了外挂逆天邪神全能狂少(秦飞)沧元图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Ceriah.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冷暮七月最新章节!

  这个天下已经安稳了很久,柔族灭世已经上百年了,西蛮稳居西境多年一直蛰伏着,这近百年来,只有唐暮和靳国之间不断的摸摸擦擦和小打小闹的战争。

  “公主,这些年的安稳也到时候了,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过去了,靳国也该乱起来了,原本二十年前就应该是两国之间的决裂,只是,冷炀提出了和亲这一老办法,牺牲了安和长公主的一声,不过是换来了唐暮和靳国边境不到二十年的安宁,萧阳公主的到来,就是一个变数,这些日子过去了,老奴也看明白了,公主一定要好好的与萧阳公主相处,或许,这就是最安全的时候了。”郁嬷嬷语重心长的说着,对于七月,她心中全是忐忑不安,这些日子,她在靳国也看得清清楚楚的,萧阳公主绝对的是掀起狂澜的人。

  羽暮也不反驳,她并不是傻到透顶的人,公主郁嬷嬷那些话一点就透,关于萧阳的事情,她不愿意去利用萧阳,更何况,萧阳是聪明人,能孤身和亲还将那一位不放在眼里的人,怎么可能会是无知之辈。

  “嬷嬷,你就放心吧,这些事情我自有分寸,本公主和萧阳公主之间该怎样本公主自有想法,还有,萧阳公主对本公主是真正的好,本公主怎么能去谋划她呢?”羽暮黯然,失魂落魄的说着,她讶异于郁嬷嬷的态度和想法,只是她无法苟同罢了。

  其实,人与人也就是这样,无休止的算计和猜测,你算计我,我又算计你,最终也不知是谁算计了谁了,对于七月,羽暮一直是不愿意去利用的,毕竟七月与她是存在着相同的血脉。

  “既然如此,是老奴看得太浅了,老奴只想到了眼前,却是忘记了以后了,萧阳公主是怎样的人,咱们是不清不楚的,她能够令皇上都忌惮几分,那也不是我们能够去招惹和算计的人,幸好公主能够看得通透。”郁嬷嬷轻叹着说,她的确是着急了,想着清月台的势力,却忘了萧阳公主是怎样的人了。

  谁能经得起算计呢,无论是怎样的深厚情感,算来算去,最后都会薄如蝉翼,更何况自家公主和萧阳并没有过多的情谊。

  “嬷嬷,既然离开了那一个牢笼般的地方,我们就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就好了,这些日子,难道你还没有看明白吗?本公主那表妹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在清月台,无论怎样的温暖,我们终究还是寄人篱下的,嬷嬷,本公主无权无势,对萧阳没有丝毫的价值,她之所以将本公主救出那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不过是看着母后的那一点儿血脉,这一点儿血脉,始终是会耗费没了的!”羽暮浅笑着,安然的神情带着微微上扬的嘴脸。

  主仆二人默契的沉默,目光深处的那几分落寞彻底的隐入了眼底,在这一件事情上,终于达成了一样的想法。

  “嬷嬷,您下去吧,本公主想好好的静一静,还有,那一个乱嚼舌根的丫头,您好好的注意着,决不能出了任何的差错,清月台中隔墙有耳,决不能给萧阳公主惹出不必要的麻烦!”羽暮的眸中闪过暗光,对于嚼舌根的人,羽暮是彻头彻尾的厌恶,她在溧阳侯府的时候是吃够了长舌妇的苦。

  郁嬷嬷脸色微沉,她手底下的人竟然有不安分的,还偏偏是被清月台的人发现了,这让她彻底的丢了脸面,还连带着自家公主也掉了面子,她决不能容忍自己把控的人出了差错。

  “是,公主!”郁嬷嬷神色严肃的退下了,羽暮提到的事情,她知道是不容小觑的事情,也半点儿都不敢耽搁,她也是经过了大起大落的人物了,这一点儿之处她是清清楚楚的。

  出了羽暮的暖阁,郁嬷嬷的脸色就像是能拧得出水一样令人恐惧,这些琐事,是她历来做惯了的,只听了羽暮的一句话,她心里就已经规划出了无数种打算,她必须把通幽阁打造成铁桶一般的存在。

  既然是知道了手底下人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她自然要彻底的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不过,这么多年,自己手底下那几个小丫鬟都没有问题,偏偏到了清月台就翻起了浪,其中没有问题那就是假的了。

  “东栗,这些日子好好的盯着巧慧这小丫头,我倒要看看这丫头被谁给迷惑了,咱们刚刚来到清月台,自然不能丢了咱们公主的脸面,吃里爬外的东西决不能容忍,明白吗?”郁嬷嬷厉声嘱咐道。

  东栗打型是郁嬷嬷*的,跟在羽暮身边也已经近二十年了,东栗是羽暮仅剩的唯一的从型跟在她身边的人,是百分之百的信任的,这些事情,交给东栗,郁嬷嬷是最放心不过了。

  “是,嬷嬷,您就放心吧,巧慧那小蹄子那儿奴婢一直都注意着呢,在侯府的时候,这小蹄子就不是一个省心的主儿,在咱们院子里看着一副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样子,不过,奴婢听劲松苑的竹韵提起过一嘴儿,隐隐约约的说是巧慧在劲松苑那一位跟前儿搔首弄姿,当时奴婢还没有放在心里,听了一耳朵就过去了,现在想来,巧慧那小蹄子压根儿就不是一个本分的人。”听来了郁嬷嬷的嘱咐,东栗想起还在溧阳侯府是听见的闲言闲语,自己对巧慧也是深深地怀疑了。

  东栗鹅这些话,郁嬷嬷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关于巧慧,她是彻底的只剩下厌恶了,不过,为了顺藤摸瓜牵出幕后之人,郁嬷嬷不得不忍下心中的那一口恶气。

  清月台,枫院,还是一片寂寥,冷冷清清的院子里,只有轻轻的喘息声和纷纷落叶归根的声音。

  “暮叔,都准备好了吗?”看着暮西那已经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如黑曜石般的眼珠周围全部都是一丝丝的彤云。

  暮西刚刚回清月台,连衣服都没有换就匆匆的到了枫院,一进屋子,就散发了一股带有侵蚀性的寒意。

  “公主,一切准备就绪,郭公子那儿无论何时都可安排,至于黑市那边儿的消息,准确的应该是后日辰时,郭公子后日出城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姜氏的手里,这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姜氏那边不会放过了,姜氏已经是狗急跳墙,从之前西山那一次后,她就提心吊胆,绝不会放任郭公活着的。”暮西冷笑,姜茶这个人,在他的眼里就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头脑的蛇蝎美人,始终是成不了气候的。

  在暮西眼里,用她一个姜茶来摧毁一个忠义伯府,已经是对她姜茶的抬举了,这就是她最大的价值。

  “既然如此,那后日本公主就来一个偷梁换柱,本公主倒是要看一看,这一次,忠义伯府怎样脱罪,那皇帝又该怎样感谢本公主的一片心意。”七月的嘴角带着浅浅的弧度,眸子里满满的算计。

  主仆二人又谋划了一番,虽然这已经是计划了许久的事情,但是事关重大,这件事情一旦做出了,那就是轰动整个罕都甚至是靳国的事情,传世百年的侯府毁之一旦,更何况还是中宫皇后的母家,罕都的势力也会因此重新洗牌了。

  七月冷笑着,那一双染上墨色寂寥的眸子更加的清冷了,仿佛她口中谈论的只不过是最平常的话语。

  “暮叔,不等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若是拖到了我们离开之后,就郭然那弱不禁风的身子根本就手无缚鸡之力,暮叔,安排下去,本公主后日出城祈福,至于忠义伯府那边,随便露出一点儿痕迹,那一位保证绝不会放过这一次机会的!”七月的嘴角带着浅浅的的嘲讽之意。

  忠义伯府,可是她牢牢地记在心底的,初到靳国,就是忠义伯府的人仗势欺人想给她一个下马威,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就是天子脚下的地头蛇,只不过撞上了专门抓蛇的雄鹰。

  她七月天生就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更不会容忍着那些欺负过她的人还耀武扬威的生活着,只不过是暂时没有将那些人放在眼里,时机一到,她自然要来推波助澜的掀起一些风浪了。

  “是,属下立马去办,公主,唐暮来了消息,皇上已经彻底的放权,唐暮的朝政已经彻底的落入了宁国公的手里,皇上退居陌禅阁隐居了,宁国公始终没有将太子推上皇位,似乎也没有那个心思。”暮西娓娓道来,唐暮的消息时有时无,局势已经不是他能够想象的了。

  “什么?父皇放权?父皇竟然放弃了,宁国公那老匹夫究竟做了什么让父皇心甘情愿的交出玉玺?这是为何呢?”七月一双明媚凌厉的剑眉紧蹙着,眉间锁着无数的疑问和踌躇。

  离开唐暮的时候,七月已经猜到了唐暮或许已经有了危机了,只不过当时自己的心思压根儿就没有放在唐暮的朝政之上,她又哪里能知道唐暮内忧外患的情况,这些日子明白的事情,只不过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罢了。

  暮西静立在一旁,他沉默着,有些事情,容不得他去插嘴,这时候,就只需要安安静静的便好了。

  “靖远侯呢?本公主再罕都的时候不是还跳得正欢儿吗?现在就不蹦哒了?无论如何,靖远侯也算得上是能和宁国公分庭抗礼的人物了,怎么会突然就宁国公府独当一面了,靖远侯舍得吗?”七月面色一凛,她想不明白,靖远侯这一次怎么会突然就没有了一点儿消息了。

 「远侯府在唐暮也算得上是底蕴深厚的开国功臣之一了,随着几百年的风雨过去,唐暮那些公爵世家中,曾是开国功臣的功勋已经所剩无几了,而靖远侯府和宁国公府就是其中之二,两府之间明争暗斗已经不知多少年了,为的不就是手底下的权势吗?宁国公府是外戚之家,从根本上来说,宁国公府的权势是比不上靖远侯府的,只不过,出了无数的皇后和太后的宁国公府早就已经被无上的荣耀给腐蚀了,尤其是现在的宁国公,他渴求的已经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是至高无上的权力。

  “靖远侯和宁国公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共识,十三传来的消息中提到了宁国公曾经登府拜访靖远侯,从那一次后,靖远侯和宁国公就站在了一条船上,公主,您说宁国公为了什么?”暮西的眉头紧锁,似乎没有想明白。

  听暮西这么说,七月反倒是想明白了,能让靖远侯那个老狐狸都心动的,除了权力,恐怕已经没有其余的东西了,或许宁国公为靖远侯画了一个‘饼’,一个靖远侯做不出来的‘饼’,不然,靖远侯是没那么容易就收买了的。

  太皇太后曾经说过,靖远侯那就是一个老狐狸,比宁国公还要狡猾的老狐狸,在唐暮,恐怕没有人能算计得了他的。

  “靖远侯和宁国公,他们这同一条船上的蚂蚱,倒是不足为虑,宁国公想要利用和拉拢靖远侯,只不过,宁国公从来就没有看清过靖远侯那老狐狸,这时候本公主还腾不出手来管唐暮的事情,从来都没有永远的利益,此时宁国公给出的筹码能够拉拢赘远侯,但是,那些权力真正的到了手里又会有怎样的拉扯,谁又能想到呢?反正,靖远侯不是一个甘为人下的人,更何况还是向她的宿敌低头呢?”七月的嘴角始终带着笑意,从她听到了靖远侯和宁国公联盟后,七月就没有停下过笑意。

 「远侯和宁国公都是省油的灯,现在的靖远侯就是一个隐藏在笑脸之下蓄势待发的猛虎,最后肯定会和宁国公闹掰的。

  “除了父皇和宁国公,本公主那太子哥哥又如何了?即使他没有动静,他那心狠手辣的母后也不会放任不管的!”七月嘴角微微带着浅浅的嘲讽之意,于她而言,宁皇后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暮西沉声说:“太子那儿没有任何的动静,只不过东宫总是透着些古怪,宁皇后那儿倒是有些痕迹,宁皇后与宁国公府之间似乎有了嫌隙,这些日子,宁皇后和宁国公府已经断了来往。”

  七月嗤笑说:“这还差不多,就宁皇后那疑心疑鬼的性子,她等了这么久,恐怕早就已经等不及了,这些日子,宁国公的所作所为都落在宁皇后的眼里,她会眼睁睁的看着属于暮熙和她的权力落入宁国公的手里吗?宁皇后也不是等闲之辈,皇权是谁都向往的,谁都想牢牢地拽在手里。”

  唐暮现在的局势,其实比七月想象中的还要严峻,无论是关于潜入唐暮的柔族人与太子勾结,还是靖远侯与宁国公之间的盟约,都没有七月眼中的简单。

  “唐暮的事情,盯着就行了,只要不影响到燕城和信阳军,那便与本公主没有任何的关系,父皇宁愿本公主和亲,也不愿让本公主淌那一滩浑水,关于永安城的那些事情,本公主便不插手了。”七月掩下心中的不愿,眉眼之间却带着浅浅的温暖如风的盈盈笑意,即使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皇深陷狼群之中。

  暮西也是不情愿的,他知道唐暮永安城是公主生命中不能割舍的地方,那里有血脉相连的的亲情,还有心甘情愿为公主做任何事情的挚友,公主是舍不得永安城跌入烽火之中的。

  “公主,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唐暮……”

  “算了,本公主有能有什么办法呢?本公主尚且在危险之中,唐暮的事情,本公主也是有心无力,父皇说得对,既然本公主已经是和亲的公主,那唐暮就永远只会是本公主的故国了,本公主该谋划的是靳国。”七月轻叹一声,她这一次算是彻底的放下了唐暮的旧事,不会在影响她了。

  “是”

  暮西深深地低下了头,一直以来,他在唐暮的心力是用得最多的,哪怕是西蛮和罕都,他都是顺手罢了。

  “去吧,那件事情不能有一点儿差错,无论如何,那一天本公主一定要亲手将忠义伯府的人送入深渊,本公主决不允许这件事情出意外,明白吗?”七月神情冷冷的,眸中闪过无数的算计。

  暮西悄悄退下,整个清月台都不知暮西暮西匆匆回府又悄悄离开,更没有察觉到枫院的这一番话。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七月也不必去担心那些琐事儿,这些事情只要交给暮西,哪里还有她担心的事情。

  ……

  罕都的天儿越来越寒冷了,罕都的那些豪门贵妇们热爱的赏花宴也彻底的消停了,沉寂下来的七月,在清月台静静的待着,或是看看名家古籍,或是与羽暮说说话,一晃眼儿,就到了和暮西商议好了的日子。

  “今儿简单一点儿便好,今日是要出城的,越是朴素越好,即玉,今儿就你跟着我吧,暮叔那儿已经传话了,出府吧!”晨起的七月眼神还带着些许迷离,不过,她始终没有忘记大事情。

  即玉和七月悄悄的离开了清月台,不过,还是留下了痕迹,有些事情并不是密不透风才是最好的,这件事情,最终是想要让冷炀知道的,还不如直接让他无话可说。

  “公主,后面有尾巴,需不需要奴婢去解决了?”即玉沉着冷静的在七月的身边提醒着,即使感觉到了身后不干净,她也没有半点儿的惊慌。

  七月点头不语,只是浅笑着。

  七月浅笑着说:“既然他们愿意跟着,那就让他们跟着吧,本公主不过是去千佛寺上香,正好给本公主当保镖了,今儿出府都忘了带人了,本公主再罕都可是遍地是仇人,有他们,本公主倒是省心了。”

  七月的话没有特意的避讳,这番话自然落入了跟在七月身后的暗卫耳朵里,听着七月那漫不经心的话语,冷七神色就像是吞了苍蝇一样。

  “公主说的有道理,奴婢怎么就没想到呢,昨儿公主提到悄悄去千佛寺,奴婢还彻夜未眠的担忧呢,公主是千金之躯,若是出了事情,奴婢万死难辞,现在可好,至少公主的安全是能保证了,皇上对公主真好,竟然还派人来保护公主,这以后啊,看罕都还有谁敢欺负了公主!”即玉强忍着笑意说道。

  ‘咳’

  七月轻咳一声故作感动的说:“这倒是实话,本公主前些日子出府都是提心吊胆的,连最热闹不过的穹阳郡主府的赏花宴都不敢去参加,这些日子,本公主连清月台都不敢出了,生怕那些刁民对本公主下手了。”

  听得冷七都有了掉头离开的冲动,冷七心想:这萧阳公主果真是让人猜不透,连这番不知所谓的话都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

  千佛寺是罕都香火最旺盛的寺庙,在罕都也算得上是千古名刹了,尤其是寺里的一清大师威望颇高,连冷炀都是十分的敬重的,也就导致了千佛寺一个清净的佛门圣地香火不觉,香客络绎不绝,只为了求得一只签。

  “公主,千佛寺到了!”即玉轻轻的唤醒已经睡熟了的七月,趁着七月清醒的时候,为七整理了衣裳和仪容。

  因为今日出府其实是为了另外的事情,骑马就成了最不切实际的了,只有马车才是最稳妥的,只是,七月最讨厌的就是坐马车,那乌龟一样的速度,令七月头疼不已,最重要的是,七月在马车上总是犯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修罗特种兵时光与你同欢废物逆天,天才魔妃极品学生步步惊华:懒懒小妖妃男主的自我修养农门医女九凤朝凰:绝色兽妃逆天下谁的青春不迷茫总裁大人,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