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随梦小说网 >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 第七百六十三章 海图9

第七百六十三章 海图9

锦衣卫之卧底江湖 | 作者:流浪诗人 | 更新时间:2020-08-01 20:57:1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高手公主她在现代星光璀璨隐婚影帝后甜哭了丹皇武帝重生之神医学霸天医神凰都市极品医神农家小福女林辛言宗景灏官色:攀上女领导
本站域名已经更换,Ceriah.com,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以便您的下次阅读。
  张四息伸手去挡,可刚刚一挨酒葫芦,顿时感觉一股大力从酒葫芦上传来,就好像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要把自己压趴下。

  张四息顿觉不对,手在酒葫芦上一滑,手抄老道士的手腕上抓去。

  老道士哈哈笑道:“让你喝你不喝,现在居然抢了。”

  当下手腕一转,酒葫芦再次引上了张四息的手来。

  张四息道:“我可不喝酒,你别塞给我,小心把酒葫芦打坏了,你就再也喝不了。”

  老道士道:“那我可得小心点,这酒葫芦可跟我好些年,可是我老伙计!”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嘴上没停下,手里也没闲着,狭小的房间内,你来我往,灯光下两人的手就好像变成了影子一般。

  张四息越打越惊奇,老道士就好像泥鳅一样,即便自己使尽了浑身解数,却感觉如泥牛入海,有种不着力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异常难受,但是和自己又不一样,自己昨天是躲,今天老道士却并没躲,而是让自己感觉好像力气打在空气中一样。

  “你功夫不错!”

  老道士夸奖道,突然撤招,一个后退坐回了自己床上,拿起油光油光的酒葫芦狠狠地喝了一口。

  张四息也立刻停手,疑惑的看着老道士,问道:“你这什么意思?”

  老道士笑道:“整个镖局我也看你有点意思,老道士手痒了,想找人过过招,也活动活动手脚,免得这身好骨头生锈,动都动不了。”

  张四息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还是不应该生气,居然因为整个理由和自己动手。

  老道士吧唧了一下嘴,又道:“对了,你难道是个当差的?”

  张四息心里一惊,面不改色,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老道士有些得意道:“老道士我行走江湖多年,各门各派的功夫多少也了解。”

  “哼!”

  张四息冷哼一声,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老道士道:“我看你为人冷静,倒也适合这种功夫,这种招式用在战场上的确不错,毕竟战场上到处都是敌人,要胜敌,先得胜气势,也就是一往无前,生死不惧,即便敌人再强大又如何,凭我手里三尺长刀,谁又能敌?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

  略微停顿片刻,老道士缺也摇头道:“只可惜啊!”

  说吧,又是咕咚咕咚的灌起酒来。

  看着他卖关子,张四息也懒得理会!

  老道瞟了一眼他,道:“你就不想知道老道我可惜什么?”

  “不想!”

  张四息回答得非常干脆。

  老道摇摇头,叹口气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就发出了轻微鼾声。

  张四息吹灭了灯,房间里面顿时安静下来,很快,整个客栈房间的灯陆陆续续就熄灭,客栈恢复了平静。

  黑夜中,一队人马抵达了客栈外,人数有五人,其中一人下了马,把客栈门拍得啪啪直响,好一会,店小二才裹着衣服打开了门,一看到门外的几人,奇道:“诸位客官,有何事啊?”

  敲门的大汉道:“废话,这半夜三更的的,当然是来住店,难道还是来探亲不成,快开门,让你们的厨师起来,大鱼大肉给弄上来,然后给我们准备几间上房,爷有的是钱。”

  说完,从怀里一掏,取出了一锭银子,再店小二面前晃了晃。

  店小二眼睛狠狠的盯着银子,很快又有些不忍心的移开,歉意道:“几位客官,实在对不住,我们的店被人给包了,现在别说上房,就连柴房都给人住了。”

  大汉手猛的一伸,一把抓住店小二的衣领,一下子提到自己面前,恶狠狠的说道:“你说什么,让我们住拆房?”

  店小二顿时被吓得不轻,急忙道:“我不是那个那个意思,我们这里是小店,平时也没多少客人,房间也少,可今天突然来了五六十号人,一下子就住满了,实在没多余的房间,就在前面还有一家客栈,哪里应该还有空房。”

  大汉道:“五十六号人,我倒问你,哪里来的五六十号人,他们是什么人?”

  店小二道:“好……好想是叫什么振武镖局的。”

  “好了,既然这里没地方,我们也就去其他地方试试看。”

  大汉背后有人发话道。

  “哼!”

  大汉气呼呼的冷哼一声,手一松,转身便走。

  恢复自由的店小二感觉就好像去阎王殿走了一趟一样,生怕大汉再回头过来,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大汉回到了其他人身边,翻身上了马,一抖缰绳,几人便朝镇子里面走去,走出一段之后,大汉才道:“刚才那个店小二应该没有说谎,他们果然已经到了这里,公子,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被称为公子的人便是刚才发话之中,闻言沉思片刻,道:“他们有五六十人,强攻不可取,更何况我们还不知道情报是否属实,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在前面好像有一伙山贼,你就跑一趟,就说有笔大生意上门。”

  “是,公子,属下立刻就去!”

  大汉立刻道。

  公子笑道:“不用着急,他们行动也慢,我们先找地方住下,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在出发也不迟。”

  第二天一早,休息完毕,用过早饭之后,队伍再次出发,不过很快张四息就发现有些奇怪之处,按理说押镖的话应该走大路,大路人多,朝廷的关卡也多,自然也就安全一些。

  可是,离开了小镇之后,开始还在大路走着,可不一会,就转入了小路,要是有人想打镖的主意,岂不是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不过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走哪里都一样,队伍没有丝毫整齐可言,经过一天的熟悉,原本冷却的队伍此刻已经变得热闹起来,虽不敢大声喧哗,可私下也都小声的说着笑,没丝毫的紧张感。

  在看看那些镖局的人,或许出于长期押镖培养出来的职业习惯,他们一边走也一边密切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虽说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叶凯要选择走这条路。

  一上午倒是没丝毫的异状,下午的时候,队伍进入了山区,山脚下有一条仅仅可以容纳一辆马车的简易小道,小道凹凸不平,还有不少的陡坡,不过整个队伍也就三辆用来拉箱子的马车,而且也不缺人,行动的速度比起大路也慢不了多少。

  可是,看上去很平常的一条路,却引起了张四息的警觉。

  “你也觉得这条路有什么不妥吗?”

  一旁仿佛永远没办法放下手里的酒葫芦的老道士问道。

  张四息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山口,沉默了片刻,道:“前面有埋伏。”

  老道士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问道:“那你不去提醒他们一句?”

  张四息犹豫了,自己只想混到开封就行了,越不引人注意越好,所以能尽量避免和人打交道就尽量避免。

  老道士仿佛看出了张四息的心思,灌了一口酒,道:“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明知前面有埋伏,要是不告诉他们一声的话,眼前的这些人不知道多少人会变成冤死鬼。你也没尽到自己的本分吧。”

  张四息已经有些动摇,不过看到在一旁好像和自己没任何关系一样的老道士,问道:“你这么不去告诉他们一声?”

  老道士道:“我又没说前面有埋伏,这可是你说的,我才不会霸占别人的功劳,嗯……你要是在耽误的话,可就要晚了!”

  他完全就是一副与我无关的养子。

  张四息心里顿时有种无语的感觉,抬头看看周围那些人,其实大多数人和自己一样,只想混口饭吃而已,可没人愿意因此丢掉小命,要是自己知道而不去提醒他们准备一下,自己良心也难安。

  良心?

  张四息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堂堂的锦衣卫,居然还能找到一丝良心?

  即便如此,张四息还是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这群人就在任何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别人的伏击圈。

  一咬牙,心里一横,顿时打定了注意,当下急急忙忙的朝前奔去,很快就赶到了队伍前面,大声喊道:“总镖头,等等!”

  对于镖局之中,现在张四息也就认识三个人,一个是总镖头叶凯,一个就是叶英玉,另外一个便是昨晚上也给安排任务,也就是当天考验自己的镖师李二牛。

  闻言几人倒是一拉缰绳停了下来,李二牛朗声道:“王六,你干什么?”

  张四息也懒得废话,立刻道:“小的觉得前面可能有埋伏,是不是应该先派人去打探一下。”

  李二牛大眼一瞪,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四息道:“前面鸟群惊叫不归巢,又不愿意离开,说明下面有什么让它们害怕的东西,我们又是镖局,押运都是一些贵重物品,有人垂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前面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又是山地,我们的队伍已经没办法集中,若要是伏击的话,前面便是最好的伏击地点。”

  李二牛听得一愣一愣了,等张四息说完了,这才道:“你在哪里胡说八道什么?滚一边去,别耽误了行程!”

  “慢着!”

  叶凯出声阻止,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张四息,沉声问道:“你确认前面有埋伏?”

  张四息道:“为了以防万一,总镖头,还是派人去查看一下为好。”

  叶英玉目送张四息离开,那种有些孤寂的背影让她突然感觉有些熟悉,却一时半会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等张四息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之后,她才扭头问道:“父亲,他说的有那种可能吗?”

  隐隐约约,她觉得应该去相信张四息。

  叶凯此刻正看着前面的山口,行走江湖多年,经验自然老道,而且走那条路,有什么风险,事先也早就计划过,这片地方的确有一伙山贼,之所以选择这条路而不走小路,就是因为这条路近,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通过山贼的势力范围,走大路虽然安全,可是沿途有三个朝廷的关卡,因此权衡了很久,叶凯才觉得有必要冒险。

  刚才被张四息一提醒,叶凯在仔细的看了一下前面,也觉得有些不妥,并没有直接回答叶英玉的话,而是说道:“二牛,派几个人上前面的上坡看看,其他人原地戒备!”

  这个地方虽说也处于山脚,可是地势却还算平坦,整个队伍可以迅速的集结在一起,而不像在前面的小路上,整个队伍就是一条长蛇,异常容易被人切断,分割,然后一块一块的吃掉。

  得到命令之后,李二牛立刻点了几个精灵的镖局弟子,前去前面打探。

  当张四息回到了自己所处的队伍最后时,整个队伍已经开始朝中间集合,那几口拉着箱子的马车也就被围在了中间。

  “看样子你的话他们还是听进去了。”

  老道士调侃道。

  张四息瞪了一眼老道士,就是他让自己去,害得自己差点露了馅。

  老道士完全就当没看见一样,又道:“你不去准备一把武器?待会你难道用拳头和别人硬拼?”

  张四息没好气道:“我年轻,用拳头就拳头,你难道用你的酒葫芦?”

  老道士道:“这动刀动枪的事情也就交给你们年轻人,我一把老骨头哪里还经得起折腾?嗯,好像果然有埋伏。”

  张四息扭头一看,果然,从山口地方涌出了不少人来,远远的看去密密麻麻,就如一地的蚂蚁,那些前去的镖局弟子见状,急忙掉头逃了回来。

  这个地方出现的绝对不是什么朋友,不是朋友自然也就是敌人了,镖局人马立刻齐齐的拔出了武器,对于那些刚刚加入镖局的人而言,没想到才加入镖局两天,就遇到敌人,关键是眼前这个阵仗可不是闹着玩的。

  顿时,有些打算进来混饭吃的家伙开始打起了退堂鼓,有些甚至脚肚子都已经开始打颤。

  “我估计有人要逃了。你看,这就有一个。”

  老道士说道,前面涌过来的敌人他完全就当没看到一样。

  这话还没说完,就有人弯着腰,开始悄悄的朝后溜。

  那个人就在张四息的身边,作为临时加入镖局的人,他们并没有被安排在最前面,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们可不像镖局的人那么忠诚,遇到敌人说不定就立刻溃逃,而对于一支队伍而言,有人溃逃就会如瘟疫一样让整个队伍瞬间失去抵抗力。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从海贼开始的疾风剑豪太阳系的诸天系统斗罗大陆龙神的游戏平步青云嫡女贵嫁重生纯真79秦有锐士这个悍夫该休了重生真的很淡定天外异种